5分鐘讀完《擺渡人》:真正的擺渡人,永遠是你自己

如果命運是一條孤獨的河流,誰會是你的擺渡人?

這是小說《擺渡人》當中的一句話,也是對人生的一個思考。

小說裡的主人公狄倫,單親家庭,15歲的她生活就一片狼藉:與母親無話可說,在學校被同學欺負。

于是,她乘上火車去看望久未謀面的父親,卻因為事故不幸地成了唯一的遇難者。

她成了荒原是一個孤獨的靈魂。

這時,誰能來擺渡狄倫的靈魂,將她帶離荒原?

此部作品一舉摘得五項世界文學大獎,暢銷33個國家。

很多網友評價,這是一部令千萬讀者靈魂震顫的心靈治癒小說,它道出了所有人對親情、友情和愛情終極幸福的嚮往,也折射出了人性之美。

生活中,每個人都會陷入各種各樣的困境,幸運的我們或許有親人、朋友、愛人等陪我們走過一段段黑暗旅程。

但是想要穿越自己的人生荒原,就需要戰勝自己的恐懼和懦弱。

真正的擺渡人,永遠是你自己。

相遇

15歲的單親女孩狄倫是一個性格內向害羞的女孩,五歲那年,父母就離婚了。

她的生活一片狼藉:母親暴躁無常,同學經常對她指指點點,唯一的一個好朋友也轉學離開了。

狄倫覺得這裡的一切都非常痛苦,于是她想叛逆一回,決定去亞伯丁找爸爸,一個十年都沒有見過面的爸爸。

就這樣狄倫她上了一輛鏽跡斑斑的列車,她坐在窗邊閉著眼睛想象見到父親的場景。

這一切,看起來都像是一條開往幸福的路。

生活中除了如期而至的幸福,還有猝不及防的災難。

一場交通事故就這樣突如其來地發生了,列車駛入一條隧道,緊接著車廂發出尖銳又刺耳的聲音,燈光由于猛烈撞擊瞬間熄滅,世界似乎在這一刻終結了。

狄倫竟然是災難的唯一倖存者,她拼命逃離滿是屍體的火車殘骸,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片蠻荒野地。

外面小雨霏霏,狄倫無助地四處望著,遠處的山坡上坐著一個淺黃色頭髮的男孩,他臉上雖然一副漠不關心的表情,卻像是專門在此等候女孩。

命運的齒輪從相遇那一刻開始轉動,沒有人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。

這個男孩是崔斯坦,他的眼神似乎有種讓人不得不看的魔力,除了一句簡單的「跟我走」,他什麼都不說。

狄倫別無選擇,只能沒頭沒腦地跟著他走。

二十分鐘後,狄倫氣鼓鼓地質問崔斯坦:「我們到底要去哪兒?」

崔斯坦走到狄倫身邊,直視她的眼睛說:「你並不在你自以為在的地方。」

那一瞬間,狄倫完全嚇壞了,只能跟著男孩走下去。

天漸漸黑了,他們要在一個山底的小木屋裡過夜,崔斯坦在專注地生爐子,一個男人專注于做一件事的時候最有魅力,狄倫竟然被吸引住了。

溫暖的火苗讓狄倫不一會就睡著了,夢中她回到了事故現場,火車上她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出了座位…

「狄倫,醒醒!」是崔斯坦搖醒了她,她看到崔斯坦湛藍色的眼睛裡流露出了擔心和焦慮。

茫茫人海中,相遇是一種緣分。

所有的美好,都從相遇開始。

有時候最初的愛,可能就是源于相遇時內心的那一絲悸動。

相愛

兩個人的旅程,總是要比一個人的孤獨要好走的多。

他們就這樣結伴而行,黃昏時刻,風勢突然轉強,吹亂了狄倫的長髮,她想把頭髮捋到一邊,但是手指只抓到了空氣。

不一會兒天就暗了,崔斯坦突然停下來擋在狄倫的身前,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繃緊了,異常警覺。

一個黑影閃過,狄倫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利劍穿透,那些怪物全撲上來把她往地下拉。

崔斯坦拼命拖住她,緊緊把她護在胸口,怪物不死心,憤怒地在他臉上連劈帶砍,崔斯坦卻毫不理會,緊緊拽著狄倫往小木屋瘋跑。

小木屋裡,兩人終于安全了。

狄倫發現自己的傷口很深而且滲著血,但是自己卻毫察覺不到痛苦。

崔斯坦望著狄倫一雙碧眼中淚水瑩瑩,歎了口氣,他往常根本不在乎告訴別人真相,這一次他卻不願意這樣做。

因為,他不喜歡她難過。

當你真心愛一個人的時候,是根本捨不得讓她難過的。

崔斯坦的聲音很小:「你是唯一一個沒有逃出來的人。」仿佛減弱聲音就能讓狄倫的打擊輕一點似的。

狄倫卻出奇的安靜,好像冥冥之中她已經知道了。

崔斯坦說出了真相,他是引導靈魂穿越荒原的擺渡人,負責保護他們免遭惡魔的毒手,順利到達天堂。

知道真相後的狄倫覺得自在多了,晚上她又做夢了,夢裡的主角不是那些惡魔,反而是崔斯坦。

小木屋裡爐火溫暖,看著進入夢鄉的狄倫,崔斯坦露出了微笑。

清晨,陽光從窗外湧進小屋,狄倫醒了,他們繼續上路。

這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大晴天,萬物潔淨如洗,狄倫手指在草葉間拂過,任花草輕輕撓著自己的手。

斯坦福告訴狄倫,荒原是她心像的投射,這片荒原反映了她的所思所想。

狄倫覺得前所未有的踏實,兩個人之間有一些說不清的東西在蔓延,溫暖著彼此。

崔斯坦給狄倫講了很多他的擺渡故事,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講給她聽,抓著她的手就不想放開。

藏在心底的那些事,總是要遇到對的那個人,才會說出來。

可能這就是愛吧,愛她,願意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她,哪怕是一點點的小事,也總有特別的味道。

有愛的日子,總是陽光明媚。

兩人走到沼澤地的時候,狄倫陷進了泥漿裡,崔斯坦的臉上卻露出壞壞的表情:「你想讓我幫你什麼?」

狄倫只好垂著頭、撅著嘴:「求求你了,把我弄出去。」

崔斯坦雙臂摟著狄倫的腰,緊緊抱住她,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讓兩個人都心跳加速。狄倫微微有些目眩,在那一瞬間丟掉了所有的羞澀,對著崔斯坦粲然一笑。

他的目光也在注視著她,時間似乎凝固了,狄倫微微張開了嘴唇,可是崔斯坦卻放開了她,快步走到了一邊。

喜歡就會放肆,真正愛了才會克制。

崔斯坦的內心不是沒有波瀾,但是他明白這樣的感情只會讓自己放鬆注意力,這樣狄倫就會處于危險,自己必須壓抑這樣的感情。

後面的路不太好走,前面就是惡魔聚集的山谷,而狄倫的處女的靈魂是惡魔們的最愛,就像一頓大餐。

崔斯坦叮囑狄倫,穿過山谷有一間安全屋,只管朝著屋子跑,千萬別回頭。

恐怖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成千上萬的惡魔鋪天蓋地湧了過來,狄倫已經嚇得完全動不了,崔斯坦推了她一把,狄倫才飛快地跑了起來。

狄倫的步子越跑越慢,惡魔們已經抓住她的手,幾乎要把她往後拖。

崔斯坦卻不在身邊了,她只能盡力跑,想著崔斯坦的樣子,狄倫又有了力量,一寸一寸地,狄倫終于踏進門檻,她安全了。

崔斯坦卻丟了,狄倫閉上眼睛關上了門,她的心裡像炸開了一樣,關上了大門,就像關閉了希望,崔斯坦也被關到了門外。

漫長的夜裡,狄倫撲倒在床上大哭,她想起了爸爸媽媽和崔斯坦,很多時候,只有離開時,才知道自己有多愛他。

儘管恐懼到了極點,狄倫還是決定去尋找崔斯坦。

打開房門的一瞬間,狄倫驚呆了,荒原竟然消失了,整個世界變成了令人眩暈的血紅色,一條烏黑的瀝青路不斷冒著氣泡。更恐怖的是眼前的景象,成千上萬的人都在跟著一個發光的球體往前走,周圍是黑壓壓的惡鬼。

狄倫剛把身子探出門一點點,惡魔們就圍了過來,狄倫嚇癱在地上忍不住呼喚:「崔斯坦,我需要你。」

崔斯坦就像一束光,給她溫暖、陪伴以及指引。

如果我真的存在,也是因為你需要我。

暈厥過去的狄倫被一個身影驚醒,一個她害怕再也見不到的身影。

斯坦福回來了,是狄倫的呼喊解救了被惡魔捉去的崔斯坦。

狄倫依偎在崔斯坦的懷裡,感到羞澀又安心,崔斯坦緊緊摟著她,一隻手輕輕撫她的背,覺得心滿意足。

生活總是一邊得到,又一邊失去的過程。

只有曾經失去過,回憶起曾經的心酸路,才會發現原先叢生的荊棘已經折射出幸福的光芒。

相離

人生就是這樣一場場相遇,一場場離別。

相逢之喜過了之後,最害怕的就是傷離別。

他們互相喜歡,但是崔斯坦知道自己是不能跟她一起去目的地,她最終不得不離開自己。

給予別人的美好,很快又收回,這種殘忍不如從來沒有擁有過,所以他不願狄倫經歷這種殘忍。

聚散離合終有時,歷來煙雨不由人。

穿越湖區就到達終點了,通常來說這是最安全舒適的行程,但是這次卻不同,崔斯坦感到一種無法抑制的痛苦和煎熬。

狄倫仰著頭,目光似乎穿透了崔斯坦:「還有多久到終點?」

崔斯坦的聲音低啞:「明天。」

未知的旅程雖然恐懼,但是想起將永遠無法與他相見,狄倫的心裡亂極了。

「我需要你,我不能和你一起留著這兒嗎?」狄倫怯生生地問。

崔斯坦拼命忍住眼淚搖搖頭:「我現在越來越喜歡你了,可是明天你不得不走下去,那兒才是你的歸宿,我會全程陪著你!」

越美好的時光,越是以最快的速度離我們遠去。

終于到了邊界線,崔斯坦跟在後面,和狄倫保持了一步的距離。他知道狄倫心中的恐慌,不是因為未知世界,而是因為他。

狄倫轉過頭,深情地看著崔斯坦,一字一頓說:「我愛你。」

但崔斯坦始終面無表情,他心裡矛盾極了,自己明明一心一意愛著狄倫,卻不知道該不該向她表白。

時間一秒秒過去,崔斯坦看著狄倫流淚的眼睛,終于開口:「我也愛你。」

既然註定要分離,那就要好好道別。

狄倫撲到崔斯坦的懷裡,崔斯坦摟住了她,兩個人第一次親吻在一起。

現在狄倫沒有任何恐懼了,崔斯坦愛著自己,她跳進了邊界處,以為會發生什麼巨大的變化,卻什麼都沒發生。

這裡陽光燦爛,溫暖的空氣中帶著微風,周圍群山環繞,果然是天堂。

狄倫帶著微笑轉過頭,一霎那笑容便凝固了,她的身後空無一人,崔斯坦就這樣不見了。

狄倫摸索著退回去,剛剛崔斯坦站的地方,只有一堵看不見卻不可逾越的牆。

狄倫渾身顫抖起來,她從安靜地抽泣變成嘶聲力竭地哀嚎,眼淚劃過臉頰滴落在地上。

曾經的承諾,如今變成了謊言和背叛。

有時候善意的欺騙者,反而比被騙的人更痛苦。

崔斯坦注視著狄倫的每一滴眼淚,聆聽她每一聲哭泣。他多想沖上去,安慰她,擁抱她,親吻她,可是他再也不能了。

也許人只有在顛沛流離之後,才能重新印證時間在內心留下的痕跡。

相守

經過一扇門,狄倫來到了另一個世界。

狄倫無意中得知有一些靈魂曾經嘗試偷偷回到妻子、孩子身邊,然而他們中沒有一個人能夠重新回到這兒。

這種嘗試是自盡式的,是九死一生的冒險,是會魂飛魄散的,然而狄倫還是想嘗試一下。

在這個地方呆著,最終父親、母親、好友都會穿過荒原與她會合,她可能會重新過上往日的生活。

可是,崔斯坦,永遠就見不到了。

一想起崔斯坦,狄倫回憶起被他擁抱、被他親吻時的感覺,那一刻,是她一生感覺最美好的時刻。

值得,狄倫心裡暗暗下了決心,只要能和崔斯坦在一起,她什麼都不在乎。

為了崔斯坦,她想回到荒原上,一個逃亡計畫正在慢慢醞釀,狄倫站在一扇門前,深呼一口氣,出現在曾經的那個血紅色的荒原裡。

天堂的那扇門,就這樣關上了。

弱小的狄倫此刻面臨一件件令人恐懼的事情:一片荒原,一群魔鬼,一場大海撈針似的絕望搜尋。

此時的崔斯坦在小木屋裡已經坐了六個小時,他一直努力不讓自己想狄倫,可是既然愛了,怎麼能做到收放自如呢?

真正的勇敢不是無所畏懼,而是為了愛,讓自己不放棄努力。

狄倫的每一步都走得異常煎熬,很多次差點被惡魔吞噬,她甚至想過乾脆就在天堂裡完全、徹底、永遠地孤獨下去也好。

然而狄倫想象著崔斯坦擁自己入懷的感覺,就繼續走了下去。

每一次的分離,或許都是一次新的開始。

終于他們重逢在一個小木屋裡,崔斯坦的表情裡有驚愕、恐懼,還有歡喜,他用力把狄倫摟進懷裡,在她耳邊輕聲說:「你不該來這裡。」

狄倫再也不願意離開崔斯坦,既然不能一起去天堂,那麼兩個人就一起回到那趟列車上,回到人世間。

她歷盡千難萬險,這一切都是為了回到崔斯坦的身邊。

崔斯坦答應了,但是這樣的事情以前從來沒有人嘗試過,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他輕輕將一朵花插進了狄倫濃密的髮髻中。

終點到了,狄倫建議沿著鐵路走,崔斯坦似乎越來越絕望,因為他根本沒有辦法進入狄倫的世界。

狄倫問他那為什麼還會跟她一起,崔斯坦重重吐出一口氣:「因為,我愛你。」

愛,讓人變得勇敢,變得無所畏懼。

列車門前,崔斯坦和狄倫深情地吻著,他們都忍住了淚水,誰也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,誰也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百萬次這樣的親吻。

終于,他們牽手走進了列車,走進了那個未知的未來。

一道強烈的白光刺進了狄倫的眼裡,接著一張臉出現在她的視線裡,但是除了尖銳的耳鳴聲,狄倫什麼都聽不見。

她努力觀察這個人的口型,才發現那個人一遍遍重複著相同的一句話:「能聽見我說話嗎?看著我。」

狄倫張張嘴,覺得嘴裡滿滿都是熱乎乎的粘稠液體,撕心裂肺的痛傳遍全身,她終于能感覺到疼痛了。

窄窄的車廂裡,都是穿著制服的消防員、醫護人員,狄倫成功回到了現實世界。

當她被醫務人員抬著出來的時候,狄倫看到了一個男孩坐在隧道口的左側,山風吹亂了他淺茶色的頭髮,走到他跟前的時候,他伸出手緊緊抓住了狄倫:「嗨。」

「嗨。」狄倫輕聲回了一句,嘴唇顫抖著露出微笑:「原來你在這裡。」

「我在這裡。」

人生的路太長,幸運的時候有人陪著流眼淚,有人陪著看風景。

但是生活中總一些突然而至的離別和意外,有些路,註定要一個人走。

就像馬丁曾經這樣說過: 「每一個強大的人,都曾咬著牙度過一段沒人幫忙、沒人支持、沒人噓寒問暖的日子。過去了,這就是你的成人禮,過不去求饒了,這就是你的無底洞。」

每個人都希望遇到屬于自己的「擺渡人」,風風雨雨中總有一人陪伴從此岸到彼岸。

然而命運如洪流,沒有人能成為你永遠的擺渡人,人生只有自渡才最踏實。

真正的擺渡人,永遠是你自己。

願親愛的你,風和日麗時像個天真爛漫的孩子,風雨來臨時做個手中有傘的大人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