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年前,34歲的鄭伊健拍了這部黑幫片,徹底告別「古惑仔」的江湖!

一、那個年代的江湖

1996年,「古惑仔三部曲」上映,全都進入年度票房榜前十名,席捲了6300萬左右票房。當然,只從票房看待這個系列電影,不足以說明它們的價值。

這個系列不僅讓鄭伊健扶搖直上,產生的影響力也足可以說是所有港片裡都排的上號的。「浩南哥」這個名號,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叫出來都是響噹噹的,沒有幾部系列片能做到這種程度。

電影傳入內地後,一大幫熱血青年成了「浩南哥」的忠實粉絲,接二連三的為此拋頭顱灑熱血的踏入江湖。

那是充斥著錄影廳和俗氣的紅燈綠酒的年代,男青年留長髮,女青年燙波浪,聽著搖滾樂,在酒吧大紅大紫的燈光裡迷離,穿梭在升騰的煙酒汽霧裡,好像自己也成了電影中人。從前讓人嚮往,如今使人懷念。

而真正的「浩南哥」鄭伊健,也迎來了自己事業的春天。在拍完「古惑仔三部曲」後,鄭伊健的形象儼然成了那一代躁動不安的青年的偶像,影響力直線上升。

但在「古惑仔三部曲」之後,鄭伊健就很少再有這麼有影響力的黑幫電影。

直到2001年,34歲的鄭伊健好像已經「退出江湖」許久,再一次以江湖形象出現在螢幕上。這一次他不是風光的「浩南哥」,而是落魄的「九紋龍」。

2001年上映的《九龍冰室》,古惑仔的結局。

這部電影講述了一個告別江湖的故事,而鄭伊健也正是用這部電影,告別了「古惑仔的江湖」,從某種意義來說,這是他最好的黑幫片。

二、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

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《九龍冰室》的內容,只能是「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」。

電影和古惑仔系列沒有關係,但因為鄭伊健出演,很多人都以為是古惑仔系列的結局,實際上並不是這樣。但從另一個層面理解,把《九龍冰室》當成古惑仔系列的結局,也別有一番江湖的悲壯色彩。

電影講述了一位曾經的大哥被陷害入獄,回歸社會後,想洗心革面告別江湖事但事與願違的故事。

黑幫片總是弱化女性的角色,這部也不例外。實實在在的說,這種有情懷的黑幫電影,好就好在弱化了女性角色。要給《九龍冰室》一個定義,就是一部「男人戲」。

人在江湖的男人,為人子,為人夫,為人兄弟。在監獄裡洗心革面以後,厭倦講故事,一心求安穩生活,這個故事本身就是悲劇的底色,就像大多數也曾有過豪情壯志的男人一樣。

為人子的九紋龍是不合格的。

年輕時的九紋龍踏入了黑社會,敢打敢拼重義氣,很快就殺出了自己的路,混的風生水起,每個人見他都得尊稱一聲「龍哥」。

在外風光,在父親面前還是個兒子。父親勸他不要繼續下去,如果哪一天出了事,沒人替他抗。九紋龍當時混的好,又年輕氣盛,不認同父輩的老觀念,和父親大吵了一架。

父親痛心疾首地對他說,你抗得起嗎?

這句話也成了後來九紋龍的心病。後來海倫要九紋龍重出江湖,賭氣地把白色粉末都倒進了火鍋裡,九紋龍一怒之下扇了她一巴掌。海倫說:「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扛。」

九紋龍大聲地吼她:「你抗?你抗得起嗎?」

罵完海倫後,九紋龍忍不住掉了眼淚。這個畫面是整部電影最讓我感動的畫面。在那一刻,他一定想到了自己父親當年和自己的對話,面前的海倫是自己從前的女人,身邊是兩人的兒子,他也一定想到了從前的自己。他在那一刻既是兒子,是男人,是父親,也是江湖人。

身為江湖人,被陷害前的九紋龍,是讓人敬佩的。

鄭伊健演的黑幫角色,無論是陳浩南還是九紋龍,都是這個角色定位,亦正亦邪,重義氣講感情,有膽識有謀略但是沒有心機。這樣的人在現實社會,白手起家是混不到那個地位的。

片頭的九紋龍風光無限,有江湖地位,也有崇拜自己的女人,對兄弟重義氣,兄弟們也信服他,人一旦成功就容易放下戒備,九紋龍失敗也失敗在這裡。

在去泰國執行幫派任務的時候,人在泰國的九紋龍和兄弟們出了問題,被人追殺,所有的兄弟都死了。活下來的九紋龍剛彙報完資訊,就被人找上門了。

幫派背叛了九紋龍,因此討回了債,九紋龍卻成了背叛的犧牲品。

九紋龍入獄的七年裡,他的兄弟們一定也是掛念著他的。七年後,九紋龍出獄,投奔了自己的兄弟,兩人見面深深的擁抱。九紋龍變得滄桑,也看透了許多,放下了江湖恩怨。但是從前的小弟們如今都變成了大哥,也依然找到他,希望九紋龍可以重新帶他們混。

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,無論是黑是白,能做到這一步都不容易。

為人父的九紋龍是合格的,或許也正是因為他作為兒子是不合格的。

出獄後的九紋龍見到自己的兒子後,或許對自己曾經做的事情更加後悔。他沒能盡到一個兒子的本分,也讓自己的兒子缺失了父愛。

看到兒子,也更加堅定了九紋龍不問江湖事的想法。他通過兒子認識了兒子的老師阿蒙,三人一起度過了一段平靜又快樂的時光。這或許是成長後的九紋龍度過的最好的日子。

如果九紋龍可以娶了阿蒙,這樣一個三口之家怎麼樣都是讓人羡慕的。可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九紋龍出獄回來,整個幫派就亂了套。每個人都在盯著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男人,各自心懷鬼胎,不知道他在打著什麼算盤。他們或許也不相信九紋龍是真的想金盆洗手做一個普通人,就算換做年輕時候的九紋龍,他自己或許也不會這麼想。

畢竟江湖人想的是江湖事。

曾經的小弟和女人現在都成了江湖上有地位的人物,也都忠心耿耿的希望自己重出江湖,帶著他們再創輝煌。可累了畢竟就是累了。 很多東西,拿的起放的下就不容易,再讓你拿起來,確實很難。

但是其他的大哥不會這麼想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九紋龍對他們而言就是眼中的釘子,即使不紮他們,他們也會想辦法拔掉。曾經同級的大哥皇子哥,利用九紋龍的兒子和女人,和他約了最後的決戰。

到了公司的頂樓,九紋龍發現了許多熟悉的面孔。這一段可以說是整部電影最燃的部分了。一眾曾經的小弟在那裡等著自己,忠心耿耿,九紋龍也知道,打贏了就代表著他要重出江湖,輸了則是死。哪種都不是他想要的,但他有必須要去。這種男人的感覺,在這一段渲染的十分到位。

一番打鬥後,九紋龍終於贏了。他救下了海倫和兒子,也拿回了自己生活的控制權。

就在一眾小弟擁護著九紋龍,想讓他趁此機會重出江湖的時候,人群中突然竄出一個年輕的身影。那個年輕人一刀一刀地捅在九紋龍的胸口上,嘴裡瘋狂地喊著:「我殺了九紋龍,我出頭了!」

故事在這裡結束了。

影片的結尾,九紋龍意識模糊,臨死前仿佛又聽到了父親當年罵自己的聲音。

「你抗,你抗得起嗎?」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三、逝去的江湖

那個年代,有很多黑幫題材的影視作品。有極具影響力的「古惑仔系列」,也有深度好電影《無間道》,甚至在內地也有《征服》這樣的電視劇。

現在當然也有這樣的片子,但總少了些什麼。鄭伊健在拍完《九龍冰室》後,也沒有再拍過真正的黑社會電影了。仔細想想,現在比起那時候,也許少的是那一份江湖氣。

有人說黑社會題材的電影會影響年輕人的人生選擇,但現在的青年都頗為早熟,同樣的年齡,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年代一樣懵懂,青春期的熱血總要有地方釋放。也許隨著時代逝去的,也是一顆顆真誠的心。

2018年賈樟柯拍了《江湖兒女》,跟《九龍冰室》也有些異曲同工之處,或者說,他也正是在懷念那個年代的江湖氣。經濟發展迅速,時代變遷日新月異,男人們在社會浪潮裡,如何安放自己躁動的靈魂。

那時候的男人們,都是還沒有被馴服的。

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