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年前的國產電影有多敢拍?讓這部豆瓣8.5分的黑色喜劇告訴你

我走路带风 2021/11/26 檢舉 我要評論

上世紀80年代中期,以張藝謀、陳凱歌等第五代導演為代表的「尋根派」主題電影風靡一時,為中國電影的發展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就在眾人尋根鄉土情懷的那幾年,有一位來自西安的導演卻劍走偏鋒、另闢蹊徑,以極具諷刺意味的都市黑色幽默故事片開創風格,技驚四座。這位導演,就是黃建新。

1986年,時年32歲的黃建新導演帶著他的電影處女作——《黑炮事件》亮相影壇,一炮而紅。

該片先後獲得新時期十年電影獎「最佳處女作獎」,第6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包括「最佳故事片」、「最佳導演」在內的三項提名、一項大獎。對于一個新人導演來說,十分難得。

這部《黑炮事件》,也成了當年最敢拍、最敢演、最具諷刺意味的黑色幽默風格故事片之一。即便放在今天來看,依舊後勁十足。

35年過去了,該片依舊保持著豆瓣8.5分、好于95%喜劇片的優秀成績,是一部具備觀眾基礎、且經受了時間考驗的好片,含金量十足,值得一看。

影片故事時間設定在20世紀80年代,我們的男主角是一家礦山公司的工程師,名叫趙書信。

和那個年代的許多知識份子一樣——趙書信老實本分,為人忠厚,精通技術,工作認真。或許是太過老實,這樣一個全能型技術人才,卻在上司與同事面前沒什麼存在感。

趙書信平時沒什麼特別的愛好,唯獨對下象棋情有獨鍾,尤為喜歡一個人鑽研。然而正是因為下棋,卻讓他陷入了一場黑色風波。

一次出差途中,趙書信在賓館閑來無事,便和一位棋友下棋打發時間。然而當他回到家後,卻發現一枚黑炮棋子不見了。

//i1.go2yd.com/image.php?url=0ZIBdzPZwO

趙書信是個戀舊的人,這幅棋他已使用多年,早就習慣了棋子上面經手指摩挲留下的歲月痕跡,這是新象棋所沒有的時光印記。

出于對舊物的眷戀,他慌忙冒雨跑到郵局,給出差時入住的賓館發了一封電報——「黑炮丟失301找趙」。

在當時,發一封電報並不便宜,趙書信只得簡明扼要控制字數,挑重點說。然而正是這樣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,引起了發報員的懷疑。

待老趙離開後,前臺發報員匆匆撥打了報警電話。一場荒誕至極的「黑炮事件」,就此拉開帷幕。

警方隨即聯繫了趙書信所在的公司,因為沒有什麼確鑿「證據」證明老趙違規違法,公司高層經過商議,決定對其展開秘密調查。

負責調查趙書信的是一位公司女領導,名叫周玉珍。經她排查,老趙在出差期間曾接觸過一位從事文物工作的幹部(其實就是下棋)。由此一來,周玉珍對趙書信就更加懷疑了。

更為巧合的是——一位名叫漢斯的德國機械工程師,此時也不遠萬里來到中國,為公司提供一項大工程的技術指導工作。

漢斯喜歡古董,還是趙書信的朋友,又在這個節骨眼上過來……這樣一來,老趙的「犯罪動機」在周玉珍這裡便有了合理解釋。

趙書信精通德語,懂工程技術,兩人又互相熟識,自是協助漢斯開展工作的不二人選。然而,周玉珍卻不這麼認為。

在她的攛掇下,公司瞞著趙書信,悄悄開了幾次秘密會議,內容全部圍繞「黑炮」一事展開。

經過公司高層商議,決定暫時將趙書信調離工程師崗位,下派到生產部門,卻沒有給他委派具體任務。

與此同時,趙書信不再負責漢斯的翻譯、工程對接工作,而是由一位不懂技術的旅遊翻譯代勞。

這些經過領導們「深思熟慮」的決定,卻讓身為副廠長的李任重難以接受。他與趙書信共同工作20餘年,自是知道他的為人。無奈身不由己,只能依章辦事。

一天夜裡,李任重去趙書信家中了解情況。恰逢漢斯也在,兩人正在下象棋。

棋盤上一枚與其他棋子質地不同的「黑炮」,引起了李任重注意。難道電報中提到的「黑炮」,還真就是一枚棋子?經過詢問,事實果真如此。李任重如釋重負,不禁為這場荒誕的鬧劇感到可笑。

這邊趙書信的誤會剛被解除,那邊就因那位旅遊翻譯的胡亂機翻,導致工人錯誤操作進口機器,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。

歸根結底,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,和周玉珍的胡亂猜忌和錯誤決定有著直接關係。但這個黑鍋,她可不願一個人背。

後知後覺的趙書信到最後才知道這場荒誕的「黑炮事件」,一時百感交集,哭笑不得。敢怒,卻又不敢言。

這場信任危機讓逆來順受的趙書信明白了許多、成長了許多,但依舊沒能改變什麼。他圍著圓環跑了很久,回過頭來,不過是從「沉默羔羊」變成了「沉默大多數」的其中一員,僅此而已。

《黑炮事件》是黃建新導演「先鋒三部曲」的開篇之作,個人風格濃郁,極具藝術張力。即便是放在今天來看,這部35年前的電影依舊能給人以震撼,回味無窮。

結語:《黑炮事件》是一部披著喜劇外殼、藏著悲劇內核,以諧謔、戲謔手法來探討嚴肅問題的匠心之作,也是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最具開創意義的故事片之一,值得一看。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