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離婚不要財產只要4個女兒,丈夫笑虧「能養大,我手心給你煎魚」6年後活成傳奇:女兒個個成材名動上海

她應該是一個傳奇,

不, 她早已活成了一個傳奇。

100年前,有位女權主義者先驅,出身青樓,卻激勵著無數人。

她開辦錦江茶室,招聘了第一批女服務員,提供經濟獨立的機會;出資創辦《上海婦女》雜誌,為女性發聲。

喚醒了一批批中華女性。

她就是董竹君。

董竹君的一生,坎坷又炫酷。

13歲被賣入青樓;

15歲逃出魔窟,嫁給軍官;

34歲失婚帶著4個女兒出走;

兩次坐牢;

最後從一無所有逆襲成錦江飯店總裁,成了人人敬佩的上海灘商界大亨......

任憑命運一次又一次的輕薄,董竹君卻始終活得漂亮。

要論「出廠設置」,董竹君可謂低配版。

1900年,她出生在上海的貧民窟。

父親是拉黃包車的,母親是傭人。弟弟妹妹,一個病歿,一個活活餓歿。

在13歲那年,父親重病。為了償還因病欠下的高利貸,把董竹君抵押給了青樓。

圖 | 13歲的董竹君

她淪落青樓,賣笑又賣唱。

分別前,父親含著淚向她承諾: 「你放心,三年後一定接你回家。」

雖說賣藝不賣身,但青樓從來就是身不由已的地方。

董竹君本想著熬過3年。

沒想到,老鴇壓根沒想放過她。甚至早就和別人討論起她的「第一次賣身錢」。

成為娼妓,董竹君寧歿也不願。

從此暗暗留心,尋找著逃離的機會。

就在此時,一個叫夏之時的男人走進了她的生活。

夏之時,是時常光顧這裡的夏爺。他曾追隨孫中山二次革命。

圖 | 夏之時

兩人日久生情。

夏之時迷戀她冰雪聰慧,並非一般青樓女子可比;董竹君欣賞他是英雄。

英雄希望為美人贖身。

卻遭到美人的拒絕了。

董竹君深知自己需要找到他這樣的靠山,才能跳出火坑。

然而若夏之時花錢贖的,自己就像商品一樣被人買走,日後更得不到尊重。

她在誘惑面前,表現出了一個女子最冷靜清醒的姿態。

她提出如果你答應我三個要求,我就自己逃出來,不花你一分錢。

一、不做小老婆;

二、要求夏之時送她去日本留學;

三、將來從日本讀書回來,兩人要組織一個好好的家庭。

夏之時被這位女子的魅力徹底折服,便一口答應了。

一天晚上,董竹君灌醉看守,跳窗而逃。

出逃時,她舍去一切綾羅綢緞和金銀首飾。

一身樸素,來到夏之時的身邊。

她沒有那麼往日的光彩奪目,卻多了些許清冷氣質,不可多得。

這是1915年,董竹君15歲,她成了身份顯赫的督軍夫人。

「人間清醒」波伏娃,曾經指出過:

「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幾乎不可抗拒的誘惑包圍著。 她不是被要求奮發向上,走自己的路,而是聽說只要滑下去,就可以到達極樂的天堂。」

不得不說,董竹君的幸運並不是遇到了夏之時。

而是因為她永遠都清醒著,女人如何才能有尊嚴的活著。

無論是愛情,還是婚姻,她追求的始終是人格獨立。

婚後,夏之時遵守約定,讓董竹君前往日本留學。

在那裡,他們有過一段非常美好的生活。

丈夫陪著妻子,妻子在家學習。

不到四年的時間,董竹君就念完了高等師范學院全部課程。

董竹君對丈夫的愛和感恩是不言而喻的。

因為,在這場風花雪月中,董竹君是灰姑娘,而夏之時是王子。

童話中,灰姑娘和王子結婚便是結局; 現實中,結局早已不可揣測。

正如董竹君不可揣測婚後的丈夫為何變成那副模樣。

夏之時愛她,但愛得十分霸道,把她當成私有財產。

董竹君喜歡音樂,傍晚在寓所聽到一陣尺八聲,吹奏的是《夏天最後一朵玫瑰》。

聽得入神,她會臨窗遙望。

起初,夏之時會跟著一起聆聽。

後來變了,他懷疑年輕的妻子愛上了吹尺八的男人,經常冷嘲熱諷。

再後來,夏之時必須回國參加護國戰爭。

走時,他交給董竹君一把手*。

一臉嚴肅地警告她: 「如果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,就用它自裁。」

董竹君內心很受傷,共枕多年竟如此不信任。

一年後,董竹君從日本回到四川——丈夫的老家,開始舊式大家族的日常。

圖 | 全家福

這期間,夏之時被免去職務,從一個督軍變成閒人。

為了逃避現實,他抽*片,喝醉了便*罵妻子。

還時常用封建思想約束董竹君,不許拋頭露面,只容她做個封建少奶奶。

偏偏董竹君從不願意當籠子裡的金絲雀。 她從未想過要做誰的寵物。

于是,在夏之時眼中,董竹君至少背負兩宗罪:

一是作為女人,太要強了。

董竹君自小對貧窮有刻骨銘心的記憶。如今生活安逸了,她對經濟獨立仍有強烈的訴求。她創辦了女子織襪廠和黃包車公司,這些都讓夏之時十分不滿。

二是作為妻子,她的育兒觀與丈夫水火不容。

夏之時有著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。而董竹君連生了四個女孩,最後才終于生了個兒子。

圖 | 董竹君與她的兒女

夏之時對四個女兒不管不顧,甚至不願讓她們上學。董竹君卻堅持要讓她們受到良好教育。

有次看到女兒和男生玩鬧,夏之時罵其不知羞恥。 「都是你媽管教不好,不如我送你一條繩,自絕好了!」

夏之時常對妻子叫嚷:「丈夫要你做什麼,你就該做什麼。」

董竹君並不服從,屢屢自問: 「我是妻子,還是牛馬?」

兩個人,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遠。

一個與時俱進,永不停步;一個踏進封建泥坑,越陷越深。

有一次,兩人因為小事吵起來。

夏之時一怒之下沖進廚房,拿起菜*追著要砍歿她。

這一刻,董竹君徹底心涼——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男人已經歿了。

1929年,董竹君帶著四個女兒,離開四川,去了上海,開始了分居生活。

詩人斐多菲說:

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。

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。

為了尊嚴和自由,董竹君再次逃離了囚籠。

除非你自願低頭,否則沒人能把你的王冠摘下。

董竹君帶女兒們離開夏家時,夏之時甩下一句話:

「你要是能在上海活下來,我就用手板心煎魚給你吃。」

董竹君沒有被他的話唬住。

她走的時候,跟來的時候一樣乾淨、決絕。

董竹君帶著四個女兒淨身出戶,不僅驚動了夏家,也驚動了媒體。

被媒體稱為:出走的娜拉。

只有娜拉知道,出走以後的日子有多艱難。

她最常去的地方是典當行。

當金銀首飾,都不曾流淚。等到連大女兒的提琴都要當掉的時候,她忍不住一陣陣的心疼。

圖 | 左二,董竹君大女兒國瓊

她曾開過黃包車公司,經商方面有些經驗。

經過多方籌集資金,1930年,董竹君在上海閘北開辦群益紗管廠。

突破重重阻礙之後,好不容易廠子有了點起色,不幸在淞滬抗戰中被日軍炮火摧毀。

苦心經營轉眼灰飛煙滅。

禍不單行!

當時母親病重,父親歿去,董竹君整日面對巨大的壓力,幾乎絕望到快自絕的地步。

但看看自己身旁的四個女孩子,她們還那麼小,那麼可愛。

圖 | 董竹君與女兒

「若我歿了,被她們的父親追回四川,極度的男尊女卑,她們會多麼悲慘!」

她不曾料到,自己會再次成為貧窮的囚徒。

生活終于出現了一線轉機。

一個名叫李嵩高的四川商人,主動找到董竹君,資助2000元給她,助她創業謀生。

這筆錢對她來說太重要了。

可是無緣無故受到這麼大恩惠,實在過意不去。

李嵩高見狀說:

「我沒有別的目的,只是聽說了你的故事。一個女人為了尊嚴和自由,寧願淨身出戶,實在讓我佩服。這筆錢,日後你發跡了再還給我。」

董竹君這才接受。

之後,她便用這筆錢,在上海灘開了一家川菜館錦江飯店。

因經營得當,生意非常興隆。就連杜月笙都常常光顧,並幫董竹君擴大了店面。

錦江飯店甚至接待過許多國家政要,就連美國總統尼克森都為她點贊。

有人會覺得,董竹君太幸運了。

先是遇到了夏之時,帶她出國留學,後遇到李崇高,助她創辦了錦江飯店。

然而,幸運也是一種實力。

任何一個機遇,都是需要做好準備才能抓住的。

如果沒有在日本期間學習、摸爬滾打出來的創業經驗,也不會讓錦江飯店一炮而紅。

魯迅說,娜拉出走後,只有兩條路,要麼墮落,要麼回來。

董竹君走了第三條路。

十年動亂時,董竹君已經67歲了。

她被人誣陷,一家人被查抄驅趕。

組織上還勒令她乖乖認罪。

她腰杆挺直,堅決不認。

結果被刑訊得昏歿過去,關押到秦城監獄。

後來又轉移到功德力監獄。

這一關就是整整五年。

在監獄裡,她依然過好生活。

獄中兩個星期才能洗澡。

圖 | 董竹君在監獄時的唯一一件背心

她安慰自己:「債多不愁,虱多不癢。」

不得不說,心很大。

倘若不樂觀點,可能生活真的過不下去。

她每天會刷兩遍馬桶;

在狹窄的囚籠裡小跑鍛煉;

每天早晚看書,書被繳走時,她就看報;

在獄中過70歲生日時,給自己寫了首詩,祝自己生日快樂。

辰逢七十古稀年,身陷囹圄罪何見。

青松不畏寒霜雪,巍然挺立天地間。

即便在獄中,她也很認真地在生活。

13年後,她才正式獲得平反。

每每看到監獄這些故事,就覺得盪氣迴腸。

這就是女神啊,堅韌如磐石。

圖 | 晚年董竹君

晚年的董竹君住在北京東城胡同裡。

80多歲時,她開始拿起筆,寫出了自己的一生。

她拖著病痛的身體,花費8年時間。

反復斟酌,寫出40多萬字的自傳《我的一個世紀》。

董竹君在自傳裡寫到:

我從不因被曲解而改變初衷,亦不因年邁而放慢腳步。

是的,回首一生,董竹君幾乎沒有低過頭。

董竹君沒有原生家庭撐腰,婚姻也帶給她很多痛苦。

圖 | 周恩來總理接見董竹君

一個窮丫頭,一個普通的中華婦女,黃包車夫的女兒,青樓賣場女,秦城囚徒,

最終逆襲成為督軍夫人,上海灘商界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一手爛牌,她硬是打出了王炸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