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后丁嘉麗的懺悔:如果可以重來一次,我不會把人生賭在男人身上

丁嘉麗,國家話劇院一級演員,曾經斬獲過金雞獎、百花獎、飛天獎以及華表獎等行業內的重要獎項,是名副其實的「滿貫影后」。

在上世紀90年代,其主演的電影《山林中的頭一個女人》《過年》《無人喝彩》和《小巷總理》等,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她也是與潘虹、劉曉慶和斯琴高娃齊名的影星。

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人前光鮮亮麗的丁嘉麗,台下卻是一個命運悲苦的女人,上演了現實版「被嫌棄的一生」。

究其根源,都是來自原生家庭的傷害,從小被親生父母拋棄,讓丁嘉麗嚴重缺乏安全感,成年之后,她甚至將身體當作證明被愛的唯一方式,毫無底線地索取愛情。

奈何,終其一生,丁嘉麗都沒有得到過一個男人真正的呵護,在2段婚姻和5個男人之間流轉,最終落下一身傷病,至今不敢再碰觸感情,不禁讓人唏噓不已。

一、被父母拋棄,初嘗禁果

1959年,丁嘉麗出生在黑龍江佳木斯,那時正值「三年困難時期」,家里窮得揭不開鍋,父母勒緊褲腰帶過日子,經常上頓不接下頓。

此時,身染皮膚病,全身潰爛的丁嘉麗,從出生就被父親當成「累贅」,況且還是個女娃娃,多了一張吃閑飯的嘴,父親嫌惡的眼神,像是要剮了這「小孽障」。

後來,父母張羅將她送人,輾轉7戶人家都沒有人要,直到一對說評書的小夫妻,見這孩子可憐,發善心收養了她。

造化弄人,養母與丁嘉麗也有著相似的身世,她也不是姥姥的親生女兒,祖孫三代都沒有血緣聯系。

然而,這個「特別」的家庭,和一群「陌生」的親人,卻給了丁嘉麗全部的愛。

小時候,養父母經常在村里的堂口說評書,或是走街串巷地攢活,她被留給姥姥姥爺照料,與老人家的感情非常親厚,也格外孝順。

稍大一點,丁嘉麗從別人的嘴里得知,自己不是父母的親生女兒,為了這事,她蒙著被子哭了好久,一雙眼睛腫得像個水杏,卻暗暗發誓要對父母好。

與村里大多數的女孩不一樣的是,丁嘉麗不愿認命,她也想做演員、說評書,還要當頂紅的大明星,走出這個窮窩窩,成為光鮮亮麗的「城里人」。

在母親的反對聲中,丁嘉麗執意走上從藝之路,忍受萬般辛苦,努力求藝。

1980年,丁嘉麗以優異的成績,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。

距離佳木斯2906公里的上海,是丁嘉麗夢的開始,她決心換個活法,自由、開放、神氣、生動......總之,她要活得漂亮。

20歲出頭的年紀,在與家鄉完全不同的大都市里,急于討得城里人認同的她,變得輕信,且膽大妄為,甚至不顧一切地追求愛情。

因為原生家庭的不幸,她從小缺乏安全感,也迫切希望在異鄉找到溫存,依著不賴的長相,她享受著男人的追求,年少懵懂,更是對「X」充滿好奇與渴望。

後來,她交了一個男朋友,在荷爾蒙的催化下,她把自己完全交付出去,主動向男友提出嘗試一次,并意外懷孕。

在保守的80年代,「未婚先孕」是一件極其出格的事,直毀女孩清譽,甚至會被人戳著脊梁骨罵,基本也就沒有未來可言了。

在後來的公開懺悔中,丁嘉麗含恨說道:「我這一輩子都沒有得到一個男人真正的呵護,這都是因為我自己不自愛」。

得知自己懷孕之后,丁嘉麗害怕地找到男友,要求他負責,哪知道,對方壓根不買賬,叱罵她不知檢點,自作自受,隨后揚長而去。

擔心此事敗露,丁嘉麗拿著自己不吃不喝攢的生活費,偷偷找到一家小醫院,全副武裝來到醫院,準備做「墮胎手術」。

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,丁嘉麗第一次為自己20歲的生命,感到荒誕與悲涼,她躺下又站起,反復幾次叫著不做了,後來又哭求醫生開始手術。

一旁的醫生,早就看出了她謊報年齡和隱瞞結婚的現實,冷言冷語地說道:「早干嘛去了,現在知道疼了」。

因為衛生條件有限,丁嘉麗在沒有打麻藥的情況下,接受了引流手術,那種錐心徹骨的疼,讓她全身戰栗,冷汗直流,死死地揪著一塊床單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「仿佛是有個人在你的身體割開一個口子,然后拿著鑷子在那個口子里鉆來鉆去挖你的肉」,她這樣形容自己第一次墮胎的經歷。

手術之后,丁嘉麗慢慢恢復了身體,然而那塊疤卻刻進了心里,她來不及咀嚼它是否「丑陋」,就迫切地奔赴一段新的感情,希望掩蓋這段傷痛。

二、兩段婚姻,傷人傷己

畢業之后,丁嘉麗被分配到中國話劇院工作,因為形象和演技各方面都不錯,丁嘉麗發展十分順利,很快,她就成為話劇院的「當家花旦」。

1986年,丁嘉麗遇到了同為演員的胡廣川,兩人在工作中產生感情,後來就結婚了,而這段婚姻,一度被她視作是人生的終點,和靈魂的歸宿。

婚后,兩人也曾有過一段如膠似漆的日子,後來,丈夫的工作越來越忙,經常一出差就是數月,兩人聚少離多,矛盾漸生。

彼時,作為年輕[少.婦],丁嘉麗激情正烈,整日盤在家中,不免心生寂寞,于是,她出軌了,與一有婦之夫日夜耕耘,給丈夫頭頂種了一片綠。

為了掩人耳目,兩人只當朋友相處,後來,丁嘉麗明目張膽地帶他回家,幾次之后被自己的父親撞見,兩人大吵一架,父親數落她不守婦道,要她趕快斷了這段孽緣。

不想,在一夜激情后,丁嘉麗懷孕了,擔驚受怕的她,找到了情夫,豈料對方卻不想承認這個孩子,對她一頓奚落,棄她而去。

這一次,丁嘉麗輕車熟路地選擇再次打胎,她又一次躺上了冰冷的手術台,往昔不禁浮現眼前,曾經那個醫生的話,仿佛一個巴掌狠狠打在臉上。

做完手術之后,她急匆匆坐上了去東北的火車,奔赴電影《山林中的頭一個女人》的拍攝現場,一頭扎進了戲里。

這邊,氣虛體弱的她,還來不及修養,那邊,她已經跪在零下40度的深海雪林中,哭天搶地要為「小勃帶」生兒育女,哭得聲淚俱下,哭得氣力全盡。

化掉的雪水,像千斤重的鉛灌進了她的褲子,身體里的疼,一次又一次沖擊著她,此后,她就落下了嚴重的婦科病,每次遇到陰冷的天,她就腹痛難忍。

後來,憑借電影《山林中的頭一個女人》中的出色表現,丁嘉麗獲得金雞獎最佳女配獎,一出道就走上了事業巔峰。

之后,她決定好好過日子,給胡廣川生個孩子,次年,女兒胡琳娜出生,小名「丁丁」。

然而,孩子的到來,并沒有挽救她岌岌可危的婚姻,胡廣生早就知道了妻子的背叛,而他也醞釀了更大的報復計劃。

丁嘉麗生完孩子不久,胡廣生就告訴他自己愛上了一個大10歲的女人,自知理虧的丁嘉麗,平靜地結束了自己的婚姻,也沒有爭取女兒的撫養權,就好像這個孩子從來沒有來過這個世界,而她也不再是母親。

帶著奔向新生活的念頭,丁嘉麗又遇到了一個大學老師,兩人婚后育有一子,但婚姻沒有持續多久,像是受到詛咒一樣,丈夫出軌了,最終兩人分道揚鑣。

這一次,她選擇獨自撫養兒子,為了給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,她常年泡在劇組里,兒子被送寄宿制學校,受盡冷眼和欺負。

那邊,胡廣生下海經商,便杳無音信,女兒丁丁被送到叔叔家,過著寄人籬下,動輒挨揍的生活。

15年來,她只與自己的親生母親見過2次面,不幸的童年,讓她懼怕婚姻與感情,至今35歲仍未婚。

對于一雙兒女,丁嘉麗覺得自己虧欠他們太多,曾流下愧疚的眼淚。

「我沒當好女人,沒有當好妻子,更沒有當好母親」,對于過往,丁嘉麗悔恨不已。

三、最刻骨銘心的「姐弟戀」

經歷過三段感情,兩段失敗的婚姻,丁嘉麗徹底放棄了希望,她知道自己不配被愛,只能將內心的痛苦深埋,訴諸事業尋找安全感。

之后,她又接演了電影《過年》和《無人喝彩》,以及電視劇《北京深秋的故事》和《駱駝祥子》等。

她先后獲得金雞獎最佳女配角獎和中國電影表演學會獎,成為紅極一時的女星。

1999年,40歲的丁嘉麗,遇到了小11歲的孫紅雷,而她怎麼也不會想到,自己會在這個男人身上,嘗盡人生百味,甚至一度深陷感情,難以自拔。

彼時的孫紅雷,還不是橫掃影視圈的「大哥」,而是一個從中戲音樂劇大專班畢業的毛頭小子,長相磕磣的他,演戲的機會少之又少。

同年,在出演話劇《居里夫婦》時,他遇到了如日中天的丁嘉麗。

作為新人演員,好不容當上主角的孫紅雷,排練時非常認真,卻被領導臨時撤掉。

「那種感覺就像是第二天要上戰場了,但是卻忽然繳了你的槍,讓你不要上戰場了」,孫紅雷痛苦地回憶道。

合作演員丁嘉麗,看出了這個青年演員的窘迫與無奈,她安慰孫紅雷,「回去好好睡一覺,明天準時來演出」。

這其中,丁嘉麗做了多少工作不言而喻,兩人的話劇一舉奪得全國話劇金獅獎。

對于丁嘉麗,孫紅雷非常感念她的知遇之恩,在被漂亮女友狠心拋棄之后,孫紅雷陷入失戀悲傷中,幸得丁嘉麗如姐姐一般的照顧與安慰,才走出了情傷。

一來二往的接觸下,孫紅雷對她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,只是對于感情,丁嘉麗再不敢輕易拿起,她總是躲著孫紅雷的頻頻示好。

一次,丁嘉麗生病住院,孫紅雷知道后,帶著親手煲的湯,去醫院日夜兼程地照料她,這讓丁嘉麗感動不已。

一個失婚的中年女人,最終在一個青壯男人的追求里,復燃了自己即將枯竭的心,這一次,更加狂熱激情,如飛蛾一樣,她撲向了火光中的愛情。

據傳,兩人戀愛期間,丁嘉麗多次動用自己的人脈資源,甚至不惜向導演下跪,為孫紅雷爭取演戲機會,這一點,在後來金星的爆料中,可窺探一二。

2002年,在拍攝電影《周漁的火車》時,孫紅雷邂逅了影后鞏俐,只一眼,他就被她徹底迷住,戲中兩人纏綿悱惻,戲外兩人曖昧不清。

後來,兩人還被拍到一起逛北京秀水街的照片,關于他們的緋聞,甚囂塵上。

那時的鞏俐,已經嫁給了香港煙草大亨黃和祥,自不會放棄這棵大樹,對外澄清兩人只是很好的朋友。

多年以后,孫紅雷在一次采訪中,曾直言不諱地夸贊,鞏俐是自己見過最漂亮的女性之一,他對于鞏俐有種說不出的仰慕。

同時,他還遺憾地表示,如果鞏俐沒有結婚,他一定會去追求她。

兩人有沒有真的愛過,外人并不知情,但是他卻與丁嘉麗的感情走到了盡頭。

孫紅雷向丁嘉麗提出分手時,她早有預感,還不顧尊嚴地挽留對方,卻換來一句「你覺得咱倆般配嗎?」,隨后孫紅雷摔門而出,留下丁嘉麗獨自哭泣。

很長一段時間里,丁嘉麗都走不出失戀的痛苦,甚至一度無法拍戲,她愛慘了這個男人。

「那段時間簡直太痛苦了,比前兩次婚姻給我的打擊都大,能熬出來簡直是不容易」,多年以后,丁嘉麗回憶道。

四、懺悔與重生

童年的經歷,讓丁嘉麗嚴重缺愛,成年之后,她用自己作為籌碼,去換男人的呵護與愛,卻一次又一次被傷得體無完膚。

再次重上熒屏的她,心境大不相同,後來,她又陸續出演了《卡拉是條狗》《小巷總理》和《外鄉人》等影視作品,生活低調許多。

2009年,她應邀參加了河北省公民德行教育論壇,在會上現身說法,將自己過去荒唐的「私密事」公之于眾,一時引起輿論的喧囂。

「我離過兩次婚墮過四次胎,婚內出軌,瞞著丈夫與他人偷情......」隨著她平靜的聲音緩緩流出,掩在其身上最后一塊遮羞布,被她痛痛快快地扯了下來。

她以這種近乎無情殘忍的方式,把自己剖開來給人們看,她不顧自己得到的是安慰,還是指責,她決定要這麼做。

「如果我的經歷能夠讓你有所感悟,那我也算贖罪了。」

她帶著羞恥心,反思過去,懺悔過往,希望自己的經歷可以給那些迷途里的年輕人,一點警示與反省,讓她們自尊自愛,緊守感情與道德的關口,好好生活。

這些年,經歷過多次情傷的丁嘉麗,不再碰觸感情,63歲的她,依舊孑然一身,余生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子女,與自己的事業上。

近年來,她重回熒屏,拍攝了《安家》《美好的日子》《你好,李煥英》和《回來的女兒》等多部優秀影視作品,演技深厚,情感飽滿的她,收獲觀眾一片贊譽。

晚年的她,逐漸修復與子女的關系,最終取得了女兒的諒解,兒子也十分理解母親的不易,孩子們相約陪在丁嘉麗身邊,陪她安享晚年。

如今,丁嘉麗不再糾結過往,放下一切的她,開始修禪禮佛,在無邊無界的佛法中,修行自己的余生,參悟更多的人生道理。

這邊,孫紅雷也在多年的闖蕩中,終得幸福,與小15歲的圈外妻子王駿迪結婚,并在47歲時老來得女,如今事業婚姻雙豐收,堪稱妥妥的人生贏家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