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是多麼強悍的大女主,都逃不了「寵兒狂魔」的枷鎖

年初歲尾,娛樂圈依舊免不了發生一些爆紅或塌房,而今年的故事集中在兩個「大女主」身上。

一方面,因為兒子汪小菲和前妻大S之間的鬧劇,導致其母張蘭憑借著一股東風走上了新的創業成功路;

另一方面,另一位「豪門闊太」陳嵐,也火急火燎地進入直播行業,打算再創輝煌,卻因為各種尷尬的賣貨「事故」導致大批量掉粉……

而兩位女性,雖然都不是娛樂圈中人,卻都擁有著頗為傳奇的人生經歷,甚至連如今的處境和對待兒子的態度都有著神奇的異曲同工之妙……

1.我們是命運的反抗者

1958年4月,北京朝陽區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,誕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嬰,母親為她取名為張蘭。

只是由于當時正在清華大學土木系做教授的父親被下放到了河北,所以張蘭出生時,并沒有機會見親生父親一面。

為了生存,迫不得已之下,母親選擇了改嫁,卻仍舊沒有逃脫被下放的經歷,張蘭也被帶到了湖北偏遠的山區農村生活。

張蘭出生的次年,遠在台北,陳嵐也出生了,家人為她取名為陳明英。

相比張蘭凄苦的童年,陳嵐的家庭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,卻勝在平凡又快樂。

只是命運弄人,陳嵐6歲時不幸患上了白血病,每天只能全身插滿管子,和命運抗爭。

不過,她的「大姐大」氣質,似乎在那時就已經顯現出來了:

面對病痛,她從不叫苦哭鬧,而是一直隱忍著、一聲不吭,連家人都因她的懂事而心疼。

好在陳嵐有個學醫的舅舅,一直沒有放棄對她的治療,并成功找到了匹配的骨髓,硬生生地從死神手中將年幼的她奪了回來。

另一邊,遠在湖北的張蘭,不想一輩子待在農村,于是15歲時便一個人從農村一路扒火車回到了北京的姥姥家,并求助于一個女同學的父親,最終拿到了母親全家回京的一紙調令。

1976年,18歲的張蘭又托關系找到了自己學識淵博的父親,并在他的建議下考取了北京工商大學的企業管理系,開始學習。

而陳嵐則就沒有這麼幸運了,1977年,陳嵐也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台灣當地的一所設計大學。

當她興沖沖地帶著錄取通知書回到家時,卻被沾染上了賭癮的母親告知:

「你不能去上學了,你已經被我賣到了舞廳……」

對此,陳嵐當然是抗拒的,母親見勸說無用,便讓父親下跪求她答應。

被逼到崩潰的陳嵐想到了自盡,最終被及時發現,送到了醫院——這一次,又是舅舅救回了她一條命。

「錢我會幫你們還的,但是我絕對不可能去做舞女的。」

醒來之后的陳嵐對父母說了這句話,同時也放棄自己的大學夢。

就這樣,18歲的陳嵐孤身一人闖進了娛樂圈,最初是做模特——很快,她就憑借傲人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,名聲大噪。

確實,如今再看陳嵐年輕時的照片,就會發現,哪怕是站在有著「香江第一美人」之稱的關之琳旁邊,她也沒有被比下去。

這樣的陳嵐吸引了諸多追求者,其中不乏當地的首富之子,但她從未動搖,卻在19歲這年相中了看似木訥的向華強。

向華強比陳嵐大11歲,父親曾是軍tong少將,背景不俗。

早年向華強和女星丁佩有過一段婚姻,還于1978年生下一個女兒,對此陳嵐毫不介意,甚至還提出「可以去給大姐斟茶」……

2.我們是時代的大女主

就這樣,在陳嵐的堅持下,向華強終于向原配妻子丁佩攤牌,而和向華強根本沒有太多感情的丁佩也表示非常理解和支持。

1980年,拿到了「向華強女友」身份的陳嵐,第一次帶著他回到了自己的家,沒想到卻被父母全程黑臉相對。

對此,陳嵐也不惱,只是一把拽起男人,直接和家人們攤牌:「你們今天就當我嫁出去了!」

就這樣,陳嵐在沒有結婚照、結婚典禮、蜜月旅行等一切「形式」的情況下,嫁給了向華強。

當時的向華強并不是Hei白兩道通吃的「影壇大佬」,只是一個并不受家族待見的小兒子,事業上也沒有太多起色。

為了幫助丈夫,陳嵐轉戰商海,從做服裝生意開始,貼補他的電影事業。

而遠在北京的張蘭,這時也在學業結束后,結識了三里屯蔬菜公司豆制品廠的供銷科長汪則翰,當時她在廠里做會計。

兩人順理成章,在相處不久之后選擇了結婚,并于1981年生下了兒子汪小菲。

陳嵐也在結婚的第四年,為向華強生下了長子,取名向展平,也就是未來的男星向佐。

眼看著孩子一點點長大,向華強并不滿足于「老婆孩子熱炕頭」的日子,于是和妻子提出想要回到香港發展。

陳嵐二話不說便關掉了經營得不錯的服裝店,拖家帶口和丈夫回到香港。

但最初的生意仍舊發展得非常一般,直到1986年,導演王晶加入,并且還用一部劉德華主演的《魔翡翠》,打開了局面:當時此片拿下了11萬票房,成績不俗。

次年,向華強便與與其弟向華勝一起創立了永盛電影公司,陳嵐也在其中發揮了自己為人直爽的作用,和許多明星成為了好友。

幾個人通力合作,用兩個月時間拿出了電影《賭神》,一躍占據了當年的票房榜首,也讓向華強兄弟的公司在香港站穩了腳跟,陳嵐也成為了人人尊重的「向太」。

《賭神》上映的1989年,遠在北京的張蘭因為忍受不了瑣碎生活的一地雞毛,選擇了失婚。

之后,她便迎來了一個出國的機會:剛剛移民加拿大的舅舅妻子生病了,請張蘭過去幫忙照顧。

左思右想之后,張蘭將8歲的汪小菲留在國內,自己則遠赴加拿大尋找機會。

這之后的她邊照顧舅媽,便給自己許下一個目標:賺到2萬美金,再回國。

為了達成這個目標,張蘭每天起早貪黑地打黑工,為4家餐廳洗碗,每天要干滿16個小時;她還給人做過保姆、在美發店做小時工……

最多的時候,張蘭一天打6份工,終于在1991年的圣誕前夕,攢夠了2萬美金,她隨即便選擇了回國。

而這個階段,正是香港電影業風起云涌的時期,永盛公司又先后出品了《雷洛傳》《逃學威龍》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等作品,均是大賣。

期間,陳嵐還幫助不少明星解決各種問題,其中就包括梅艷芳被軟禁、利智債務危機、劉德華創業失敗等等,都是她出手相幫,也因此坐實了自己「大佬」的位置。

從那時起,「向太」的標簽,便牢牢地被陳嵐掛在頭上,她也成為了在港圈電影界呼風喚雨的人物。

同樣崛起的還有回到北京的張蘭——她回國后的首次創業就聚焦在餐飲上,開了阿蘭餐廳,到1996年的日營業額已經高達50多萬了。

也是這一年,15歲的汪小菲被母親送上了去往法國的飛機,學習高等商業經濟管理。

3.我們是寵兒的好媽媽

張蘭在創業過程中并不是一帆風順的:

1999年,遠赴法國看望兒子時,國內的餐館卻遭了賊,她的親生弟弟為保錢財被歹徒刺了16刀,一命嗚呼。

悲痛之下,張蘭關閉餐館,為弟報仇。

直到半年后歹徒落網,她才重新開始創業,并于2000年創辦了「俏江南」餐廳,由此走上富豪之路。

三年后,汪小菲回國,這時的俏江南已經非常有影響力了,他也因此成為了「京城四少之一」。

自此,張蘭的人生除了新時代的女性標桿之外,又多了一個新標簽:中國式母親——這簡直和陳嵐的經歷一模一樣。

汪小菲在2006年斥資3個億,開始創業,打造了奢華的「蘭會所」,一天營業額高達300萬。

而在這的前一年,陳嵐的大兒子向展平以向佐的藝名,順利出道,第一部作品就是李連杰主演的《霍元甲》。

李連杰和向太陳嵐的關系無須贅述,當年前妻利智的經濟難關,就是陳嵐幫忙度過的。

那之后的向佐又陸續參演了《投名狀》《奪帥》等作品,還和應采兒傳出緋聞,兩人的感情甚至還被陳嵐認可過,只是最終他們還是分道揚鑣了。

那之后的向佐花邊消息不斷,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和已婚的黃婉佩愛得死去活來。

但沒想到的是這段「不倫之戀」受到了陳嵐的強烈反對,還惹得她對著媒體內涵:

「做人最關鍵是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!」

甚至為了破壞兒子的這段姻緣,陳嵐還特意安排旗下藝人鐘欣潼和兒子合作電影《前度》,兩人也因此傳出緋聞。

另一邊的汪小菲也不太令母親省心,他在2009年一次華誼的酒會上,結識了「星女郎」張雨綺,兩人也是天雷勾動地火,愛得熱烈。

但據說雙方都是脾氣火爆的人,所以一言不合就互扇巴掌,最終還是張蘭出面,找到張雨綺,并且將霸總橋段照進現實:「給你500萬,離開我兒子!」

但結束這段感情的汪小菲,挑來選去,又選中了一矯情著稱的大S,兩人見面4次就互定終身。

婚姻存續的10年間,數次傳出婚變消息,每次,都有張蘭出面護子心切。

除了感情上的問題,汪小菲的創業也屢次失敗,直到如今靠著母親在直播間賣酸辣粉,日進斗金。

另一邊的向佐也曾經在2015年,戀上失婚帶孩兒的模特王秋紫,但有時陳嵐出面「棒打鴛鴦」。

哪怕王秋紫發文暗示自己已經懷孕,陳嵐也絕對沒有手軟,倒是向佐的做法更令人無語,他直接對媒體表示:「我們都聽媽媽的」。

那之后,陳嵐又幫兒子「抵擋」了Coco、王可如、袁子僑等女友,直到在綜藝節目中看上了郭碧婷,并且大力撮合,取得成功。

但就在郭碧婷懷著二胎時,向佐卻忽然被爆出疑似出軌,他和妻子對此始終一言不發,又是陳嵐出面維護,還疑似恐嚇媒體,搞得大家莫名其妙。

無獨有偶,另一邊的張蘭也成為了替兒子在失敗的婚姻中,扳回一局的「大女主」。

在直播間,她先后開始賣鹵蛋、做手工包、學打碟……玩得不亦樂乎,直播在線粉絲超過10萬,旗下酸辣粉品牌逆風起航。

而似乎「看不上這點小錢」的闊太陳嵐,卻忽然也有樣學樣,也開啟了自己的直播事業,但反響顯然沒有張蘭優秀,甚至粉絲狂掉,她還在不得已之下出面道歉,足見能屈能伸。

只是,這兩個一生都在與命運抗爭的「大女人」,卻始終逃不出為「窩囊兒子」出頭的狗血劇本。

到底這背后的原因是什麼?

也許這個高贊回答說明了一切:

「她兒子和她是利益共同體,而不是廣大的婦女同胞。」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