臉垮了的宋慧喬,這次吊打前夫

宋慧喬宋仲基這對CP,以撕得一地雞毛的慘烈形式分手,但他們的battle還在繼續。

男方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前腳剛完結,女方的復仇劇《黑暗榮耀》就上線了。

這個時間點,踩得很巧妙。

高開低走的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,開始走金手指大開的重生路線,結局卻讓男主「做了一場夢,醒來還是很感動」。

就很離譜。

男主逆襲復仇的故事是假的,只是一場黃粱美夢?

而宋慧喬的《黑暗榮耀》,作為季播劇一口氣放出了8集,懸疑感拉滿、引發了大家對后續劇集的期待……

只能說,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。

不知道大家發現了沒,近幾年,韓國的復仇劇花式上演。

在《財閥家的小兒子》里,宋仲基演的男主尹炫優,第一集被殺害后開啟主線劇情:重生進財閥,狂刷大男主龍傲天劇本,一邊搞錢搞事業,一邊追查兇手。

但,開掛后的劇情,除了粉絲以外,普通人難以共情。

理由很簡單,有打工人的知識和經驗在手,還有財閥小兒子的光環加持。有腦、有錢、有顏的富二代,無論遇到什麼問題,都能輕松解決。

苦難,都留在了當社畜的第一集……

而生活中的大多數人,恰恰都是這一階層的人。

《黑暗榮耀》里的復仇故事,則以校園暴力為底色。

宋慧喬飾演的貧寒女孩文東恩,中學時遭遇了一連串的打擊:

被富二代團伙霸凌、被學校老師毆打、求助母親被無視。

她退學后,通過自考讀師范,成功上岸教師編。

以女校霸樸妍珍回母校參加校友會為契機,拉開了復仇的序幕。

文東恩的復仇,不僅是為個人爭取公道,也是社會底層向富人階級發起的宣戰。

她的過去,到底有多慘?

在學校的體育館里,被富二代校霸團伙壓著、摁著,用燒熱的直髮器燙手臂。

東恩全身被燙得難找一塊好皮,留下了永久性疤痕,再也穿不了露膚的衣服,還患上了創傷應激障礙。

她害怕聽到皮肉灼燒的聲音,別說吃烤肉了,就連做飯開火,都會讓她想起被欺辱的至暗時刻,平時靠吃飯團類的冷食充饑。

東恩挨打時百思不得其解,到底做錯了什麼,校霸們要這樣欺負她。

對方卻傲慢地宣布:「誰讓妳是弱勢群體?警察、學校、父母都不在意。隨便怎麼玩,都安然無事。」

更殘忍的是,這就是事實。

女主嘗試求助的通道,被一一堵死。

痛到了極點、崩潰到絕望的東恩,在透骨寒冷的雪夜想要自盡。

奇妙的是,當雪花落到傷口上時,她不那麼痛了。挨過了人生最孤獨的一刻,東恩頓悟了:真正該死的人,不該是她!

也是在這一夜,天真弱小的東恩徹底「逝去」了。

支撐她活在世上動力,只剩下以眼還眼、以牙還牙!

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,東恩一步一步地,修煉成終極暗黑女Boss。

具體做了什麼呢?

不斷學習,提升社會地位。

窮人逆天改命的最佳捷徑是什麼?是學習。宇宙的盡頭又是什麼?是考編。

退學后,東恩白天上班,晚上抓緊時間備考,用比別人多幾倍的汗水,成為小學老師。

目標清晰長遠,情緒穩定,善于情緒管理。

從18歲到36歲,像機器人一樣執行計劃。

開起殺局后,借刀殺人,利用班主任兒子的虛榮心,送仇人上西天。

以結果為導向,積極發展副業,搞錢復仇兩不誤。

除了學校的教師主業,她還發展家教副業,接近反派老公順便下圍棋贏錢……

大膽假設,如果復仇不是女主人生目標,文東恩專心搞錢,也會過得不錯,走向事業的巔峰。

看過宋慧喬演過的很多劇,從早期的《藍色生死戀》《浪漫滿屋》,到跟宋仲基定情的《太陽的后裔》,再到如今的《黑暗榮耀》。

一方面喜歡她的甜妹兒長相,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認:

宋慧喬的演技,在韓國實力派女星中并不突出。

一直待在舒適圈,本色出演甜妹兒角色,美就行了。

但這次,光靠美遠遠不夠。

宋慧喬接到導演要求露傷口的戲時,她跟導演說給她兩個月時間,本以為她要做思想斗爭掙扎一番,事實上是,她用這兩個月減肥。

有人說,年過40的宋慧喬老了,眼角有細紋,脖子松弛了,不復「南韓第一神顏」的狀態。

但也別忘了,文東恩本身就不是光彩照人的角色。

她每一張劇照,都流露出疲憊、病態的神情。

被校園霸凌摧毀了精神和身體,在黑暗中掙扎匍匐十八年,美貌的外表下,衣服遮蓋下的身體,滿是傷疤。

在廢墟上重建的生命力,不可能來自一吹就倒地的嬌花。

集脆弱與堅韌于一身的女主,兩條愛情線都是鮮明又反套路。

在黑暗之中沉淪的東恩,要的不是陽光之下王子的守護,而是一件復仇工具。

被心疼她的男主告白的時候,文東恩只想發笑,腦海里浮現的還是仇敵樸妍珍。

充滿救贖和浪漫的愛情,不屬于她。男人,更不能是復仇道路的絆腳石。

如果說,奶狗男一號是被犧牲的愛情獻祭。

那麼,女校霸頭子的老公男二號河道英,就是復仇路上最好的戰利品。

河道英是《黑暗榮耀》里智力和財力天花板,熱衷圍棋的建筑公司老闆。

作為獵物的他,跟女主產生瓜葛比男主還早。

第一次,文東恩是盯梢河道英進入書店的,她和男二隔著書架,背對著坐在地上看圍棋書。

而在寶塔棋院的露面,是女主和男二的正式交鋒。

河道英邊下棋邊談業務,卻被穿白襯衫的漂亮女棋手吸引了目光。

文東恩全程注意力在棋盤上,沒看男二一眼,獵物乖乖走進了她的棋局。

男二跟女主的推拉對手戲,很有性張力。無需言語,男女感情上的攻防博弈,都在棋盤對壘中展開。

當然,能在沉默中達到血脈賁張的效果,離不開男二號的外形加持。

相比年輕小鮮肉的元氣與飽滿肉體,略微干癟的中年男人,有種清冷的距離感。

這一點,符合大家對財閥帥阿貝的幻想:殺伐果斷、不怒自威、嚴苛自律等等。

可以說,從人物的氣質到階層間的微妙細節,都狠狠拿捏了。

在國內的叔圈,很難找到這樣的平替精英男。

看著男二那張膠原蛋白流失的臉,他說不吃碳水太高的飯團,就很有信服力。

換成國內躺平的油膩阿貝,一口氣吃10個飯團都不在話下。

不得不說,《黑暗榮耀》的編劇,很會寫窮人和富人之間巧妙的差距。

女主的生存環境,句句不提窮,句句又都是窮。

東恩去咖啡館,看似順暢地點完了,她要一杯冷咖啡,濃的。

店員確認點單時,重復詢問了一遍「冰美式咖啡加一份濃縮,妳覺得可以嗎?」,東恩停頓了一秒,在這一刻,臉上暴露了窘迫。

對比男主和朋友點單,他們很自然地追加一堆特殊口味要求。

對女主來說,肚子不餓就夠了。任何偏好上的享受,小資情懷的浪漫,日常生活里都不該存在。

另一方面,富人的日子,處處透著隨性安適。

男主過生日,父母不想花心思想禮物,干脆指定雜志上的生日頁面,看到什麼就買什麼,價格不在考慮范圍內。因此,男主收到的禮物很隨機,有書籍、小家電,還有跑車。

女校霸呢,每天花兩個小時上班。

她當然不是辛苦搵食,只想有個光鮮亮麗的主播工作罷了。

220萬韓元的月薪,跟霸總老公給電視台的2億2千萬廣告費來相比,簡直是九牛一毛。

更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幕,是跟女主同階層的同盟窮阿媽,因為看晚霞耽誤了跟蹤的正事兒,她懊惱地罵了句:

什麼破晚霞啊,美成這樣。

這不正是大千世界里,每一個掙扎活著的普通人,最真實的寫照嗎?

國產劇經常被吐槽「不真實」,因為呈現給觀眾的是:

脫離了生活底色的虛偽精致。

以前國內批量生產傻白甜,如今輪到窮弱美女主吃香了。

貧窮柔弱的美貌女孩們,自帶性別矛盾和強烈的戲劇沖突,從來就不缺故事。

如果有能力鄙視鏈,缺乏自保能力的她們,作為被壞人覬覦的對象,一定在食物鏈最底端。

被霸凌的少女東恩,讓曾遭遇校園暴力的人,回憶起了過去;她初入職場的經歷,又引起了打工人的共鳴。

而這些讓大家內心觸動的點,只能在少數優秀國產劇看到。

小時候看電視,經常代入瑪麗蘇女主角色;如今長大了,步入社會成為打工人的一員,心態慢慢變了。

尤其是疫情三年,大環境不樂觀,競爭更激烈的前提下,每個人都在用盡全力生存。

這也是為什麼,同樣是直播帶貨,大家欽佩張蘭逆風翻盤的魄力,看不慣向太居高臨下的姿態。

套著復仇劇外皮的《黑暗榮耀》,內核沒逃脫傳統意義上的美強慘爽劇,對解決和改善校園暴力、貧富差距等問題,仍是隔靴搔癢。

但,借角色之口剖析的社會話題,是有警示意義的:

遭遇霸凌的人,有什麼特質嗎?

沒有。

受害者里有聰明的、漂亮的,也有老實的、相貌平平無奇的,大多時候她們壓根沒做錯什麼,只是被壞種看不順眼而已。

所以,當接收到求救信號時,請不要質疑對方是否想多了,更不要拿出受害者有罪理論,簡單粗暴地回懟。

仔細想想,暗黑復仇劇,真的在致力于呈現「爽」嗎?

并不是。

因為,從受害者變身加害者的故事,結局注定是一個悲劇。

被迫選擇以犧牲人生為代價報仇的人,內心早已深陷地獄了。

《刺激1995》里有一句台詞,「任何一個妳不喜歡又離不開的地方,任何一種妳不喜歡又擺脫不了的生活,就是監獄。」

與其畫地為牢,不如放過自己。

成年人結束一段關系的最好方式,不是爭吵和崩潰,而是默不作聲地疏離。

報復的最好方式,就是比仇敵過得更好。人生不易,千萬別讓不值得的人,消磨了自己的一生啊。

用戶評論